末日逼近The Stand(2020)

主演:詹姆斯·麦斯登 艾梅柏·希尔德 乌比·戈德堡 亚历山大·斯卡 

导演:约什·布恩 编剧:约什·布恩 Josh Boone/本杰明·卡维尔 Benjamin Cavell/斯蒂芬·金 Stephen King

在格伦的家里,雷德曼除了阿巴盖尔的画像,还看到了另外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就是,他昨天在路上看到的弗兰妮,唯一不同的是,画上的弗兰妮怀着孕,而他看到的弗兰妮却没有怀孕。

雷德曼拿着那两幅画像,问格伦是怎么回事,格伦便告诉他,这两个人是他在梦中见到的,梦醒以后,他就把她们画了下来,雷德曼这才知道,原来他和自己做过同样的梦,于是两个人便相约一起,去博尔德镇找阿巴盖尔。在去博尔德镇的路上,雷德曼和格伦发现,他们每走一段路,便会看到一句留言,那些留言全都是哈罗德写下的,他们就跟着那些留言,顺着大道一直往前开。

弗兰妮和哈罗德,骑着摩托车正在行驶的时候,一辆大货车横在路的中间,挡住他们的去路,哈罗德见了就埋怨说,这个大货车司机可真是的,临死还要给别人添麻烦,说着就打开了,那辆大货车的驾驶室的门。

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刚把车门打开,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,原来大货车的司机根本就没有死,而是在那里装死,引他们上当。

司机拿着枪,向哈罗德和弗兰妮扔过来两副手铐,让他们把自己铐上,然后笑着把大货车的车厢门打开,车厢里面已经有了三个,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女人。

司机笑着告诉他们,现在没有了警察,就变成了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,他把哈罗德的手铐打开,要给哈罗德一次机会,如果哈罗德能把他打败,这些女人,他就双手奉上。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一头,胖一倍的大块头,哈罗德根本不敢和他动手。

大块头笑着走到哈罗德的面前,问他到底打不打,哈罗德鼓起勇气,对着大块头的脸狠狠的打了一拳,大块头抹了抹嘴角流出的血,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声很好,然后让他继续。

看着面目有些狰狞的大块头,哈罗德赶忙向他道歉,并说自己不是真的想打他,可大块头却根本不听哈罗德说话,看到哈罗德再也不敢动手,他就用一个膝顶,重重的顶在哈罗德的肚子上,然后又来了两个勾拳将他打倒。

哈罗德被打倒以后,大块头依然没有放过他,而是继续对他拳打脚踢,弗兰妮就哭着求大块头放过哈罗德,大块头却无动于衷,正在这个时候,有一辆车开了过来,车上下来的两个人,正是雷德曼和格伦。

看到有人来了,大块头这才放开了哈罗德,并举枪向雷德曼等人射击,雷德曼和格伦,本想开枪还击,可怕误伤了弗兰妮等人,只好躲到车后。

弗兰妮趁大块头不备,突然将他的枪打掉,枪掉到了哈罗德的身边,可哈罗德已经吓得抖作一团,根本没有勇气去捡手枪。

大块头揪着弗兰妮的头发,将她打倒以后,就走过去捡枪,当他快捡到手枪的时候,被他开始绑架的三个女人之中,有一个叫小娜的女人,突然抄起一根铁棍,狠狠的打向他的头。

大块头背被那打倒以后,弗兰妮走到哈罗德身边,把枪捡起来结束了他的性命,然后从地上把哈罗德拉起来,哈罗德刚才懦弱的表现,让她非常失望,但她并没有埋怨他。

雷德曼和格伦过来,安慰完这几个受惊吓的人,然后几个人就结伴而行,在路上,弗兰妮告诉雷德曼一个消息,她怀孕了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为什么会怀孕。

这件事情,除了雷德曼,只有她的父亲知道。雷德曼见她对自己这样信任,两个人很快成了好朋友,看到他们俩这么亲密,哈罗德心里很不舒服。

尼克是一个天生的聋哑人,有一天他去酒吧,有一个戴着绿宝石戒指的男人,和他说话的时候,他因为听不到就没有回答,没想到却因此,遭到了那个男人的暴打,在那个男人看来,他的不回答是对自己的蔑视。

尼克被打伤以后,从酒吧里被人扔了出来,躺在路边昏昏沉沉的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一个黑人走到了的面前。

黑衣人看着尼克的眼睛说,对于一个聋哑人来说,他的眼睛应该能看到很多东西,他现在能够让尼克听到,也能让尼克说话,但尼克必须给他一只眼睛做交换,问尼克是否愿意。

梦完黑衣人以后,尼克又梦到了一个黑人老太太,那个黑人老太太就是阿巴盖尔,尼克看到她,又本能的打起手势,没想到老太太却告诉他,他可以说话。

在阿巴盖尔的鼓励下,尼克就真的和她讲起话来,阿盖尔告诉尼克,她现在需要他的帮助,她希望他能到博尔德镇,赫明福德之家找她。从梦中醒来以后,尼克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医院里,他的一只眼睛上蒙着纱布,他试着用手把眼睛的纱布揭开,然后去照了一下镜子,发现自己的一个眼珠果然没有了,他想着梦中的情景,就试着去说话,但他依然听不到也不能讲。

他从病床上下来,四处看了一下,发现这里是一个私人医院,床位并不是很多,有一张病床上还躺着病人,他从病人手指上戴得绿宝石戒指,认出病人就是,在酒吧打他的那个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