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两天看了第一季的《罪有可辩》,非常好看,看完觉得太不过瘾了,又一口气看完了silk三季,这才又接着为RPJ补档看完了白教堂。
这个剧最大特点是概念先行:把英国历史上的著名案件放到21世纪再来重演一遍。所以其实本来是个一次性的概念。也就是一季三集,结束就好。但当年大概收视率不错,所以又出了第二季。但第二季还再吃copycat的老本就已经开始牵强了,从作案动机到破案手段,再到巴肯的存在,其实都不具备说服力。因为不可能每次都是模仿犯罪,但如果不是的话,要靠从历史档案里找破案灵感,实在是开玩笑。这是编剧偷懒的写法,无法长久。要延续原本的设定,还想继续开发的话,应该参考美剧的惯用思路,比如设定一个red John一样的大boss,就是执迷于copycat犯案,作为暗线存在;而明线,是其他的独立犯罪。这样不仅巴肯的存在就变得合情合理,DI和DS的功能也可以得到合理分配和凸显。
到了第三季的时候,能看出主创们已经开始想着要转型了,不然就是一条死胡同,第四季转型意图更为明显,因为他们在这一季铺了一条暗线:煽动者。结果,猝不及防,给砍了😂
全四季里,我最喜欢的是第四季的最后一集。因为这集引入了宗教,在电影语言方面做得极为讲究。比如chandler跪在少女遇害者尸体旁,背后墙上的血迹赋与其的一对翅膀,就是在和其后在“邪教教堂”里被人worship为“天使”形成呼应。但他是什么天使呢?污秽的下水道里居然射入圣洁的光,打在他洁净、赤裸、美丽的身体上,整个人闪闪发光,但这洁净如婴儿的身体上,却插着一对血翅膀。这时候是不是才想起他的宿命是什么?对,死亡天使。
还有他日益严重的洁癖,最后一集从邪教回到警署,特别加了一个他将双手放入蓄了水的洗手池,如释重负,接着洗了脸。而以往都只有水龙头下肥皂洗手的流程。这个场景明显被赋予了洗礼的意味,结合这个故事的宗教背景,其实传递是chandler感觉自己终于洗去罪孽,获得新生。但是很显然,幻觉而已。作为“天使”,chandler的father就是上帝,作为强迫症患者,chandler的father是那个溺水自杀的警察司长。普通人chandler犯了什么罪呢?他选择无视自己的父亲——也就是把那个通灵者给他的纸条放在一边;对应在宗教封面,就是普通人遗忘了上帝,这是每个人生来就有的原罪,因为上帝明明说过你们不要去吃禁果啊,但你们不听,这就是对father的僭越和遗忘,人类因此要永恒地受到惩罚,付出代价。所以,才会有那张“不要将他们关在一辆车上”的纸条和一车人全部死掉的结果。所以那张纸条绝不是神神叨叨,神神叨叨的是第三季,那张纸条实在帮你们解读圣经。DI chandler,只要洗不清自己的罪孽,就永远无法活捉犯人。
想要洗清罪孽,要做的其实就是和父亲和解,也就是去了解父亲当年死亡的真正原因。也许这是编剧们本来想要长线铺陈的一个character推动力,但可惜,因为被砍,DI Chandler永远都无法洗清自己的罪孽了。

白教堂血案 第四季Whitechapel(2013)

片长:45分钟

主演:鲁伯特·彭利-琼斯 菲尔·戴维斯 史蒂夫·佩姆伯顿 

导演:荣·伊斯特 编剧:Caroline Ip/Ben Court